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失眠,日子,迁居,开学了

2018-5-23 12:11:48点击:

1.95神龙合击传奇这款游戏中,阴云袭来风儿凉爽,雷声赶来雨点噼啪,疾走人们归心似箭,七彩美哉哼歌赏景。雨滴亲吻着快乐,葵花招呼着热情,鸟儿低飞伴我行,枝叶摇摆唱雨景。连日琐事忙碌身影,回归路途亦成一景,融身自然天地之间,放飞心灵思绪起舞。——题记

失眠

即便昨晚睡觉时己近凌晨,今早六点多我还是照常醒了。隔了窗帘,外面依然有啁啾的鸟鸣、唰唰的雨声和放诞的人声清晰传来,这是拜新住一层新房所赐。本来年岁向老睡眠日浅,有了这些晨声,便再绝无体味"回笼觉"的可能了。天倒是凉爽了,因夜雨少了几日来的沉闷和燥热,正适合在床上静静的躺着。看了会微信和空间,那些充斥其间的心灵鸡汤,养生宝典和网店广告着实让人乏味,便放下手机,闭上眼睛,任思绪飞扬开来。放假在家己半个月了。我要说这两周无所事事的时间很空虚,很无聊,因而很烦恼,肯定有人会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,会说我装逼假正经。但我近期的感觉真不如正常上班时候那般充实和惬意。在我这年纪,上课已不必过于用劲用心了,但进课堂已成了每天的固定动作,现在突然停了,便不自在了,不习惯了。上课后看看股票,虽赔了血本,但盯大盘似乎也成了一种希望。现在,我的股已大跌了七八成,且持续停盘,所以,这件事也不必去做了。下午固定的打球,也因放假各行其事中止了,晚上的聚会小酌也少了淡了…正常的一切都停了,如一个钟表突然停了摆,我的感觉还能正常么?这时,一定有朋友建议去旅游或回老家看老娘,但,女儿需八月初才放假。所以,痛苦继续…但,我不愿这样郁闷下去。现在,趁天凉,在鸟鸣雨唰中散散心去吧。起,出发一一一

日子

下午给学生上课,在一篇文章里读到"人生如朝露"几个字,突然就觉得这句话分明地硬生生地刺痛了我的双眼,进而惊扰了我的静心,犹如炎炎烈日下,看到眼前地上的一片碎玻璃。其实,曹操的《短歌行》我曾讲过多次。对于"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"句的理解,我一直是事不关己地无关痛痒地告诉学生,作者用比喻和设问,夸张地形象地说明人生的短暂和易逝,从而为后文抒发急求人才,建功立业的感情张本。而今天,这句话却深深触动了我的情愫,引发我的遐思,激起我的感慨,就像当年阿Q听到有人说"亮"。想想这全因我前两天的一次"算计"。那天和朋友聊天,因故讲起了上中学时的一件事,引起他的好奇,便问我多久以前的事了还记得。我几乎第一次认真地扳起指头一算,我离开我的中学时代已经三十二年,却犹如昨日!思维再略延伸,我参加工作已经二十五年!我来到涿州己经十五年…而我已年近半百,按中国人平均寿命75岁算,用减法,还得在正常状况下,我的生命只剩下二十六七年。也就是说,把从大学毕业到现在的时光再过一遭,我就该玩完了!!!至此,我不由在心中沉重地感慨,岁月如梭,年华易逝!就像我手里一共有十块钱,现在只剩下了三四张!而那六七张一元纸币又似乎没买到什么东西。于是,一种对人生的悲凉之感从心际冉冉升起,我渐次依稀品出了如草般生命的无趣和无聊…苏轼当年被贬黄州,只身来到长江边,站在赤鼻矶上,看着眼前“卷起千堆雪"的江水,想到"羽扇纶巾"的周瑜,再摸摸自己已早的华发,不由感慨:人生如梦!我这时就持别理解彼时的东坡。最后他不无消极地豪迈地对滔滔江水,也是对自已喊:一樽还酹江月!我此时只在心中弱弱地对自己说:好好活着吧,来日已无多!

迁居

搬进新居二十多天,我早己习惯并喜欢上身处一层的方便、舒适、紧凑和温馨了。每当外出归来,一踏进小区大门,就感觉似乎已经到了自己的家;每当闲暇,独自或邀人闲坐阳台的藤椅上,喝茶,抽烟,聊天,玩手机,便顿时感到了生活的静好。每当无聊,便呆站窗前,或看青草绿树、人来车往;或听风声雨滴,鸟叫蝉鸣…虽然不论白天黑夜不时有人声车声突兀入耳,但这又何偿不让人有自入红尘,紧接地气的感觉呢?!

但此前买房时我可是有铁的原则的:"同等房价,宁要顶层,决不买底层!"因此前一套住房我毅然决然地买了六层。当时的原因有二:住六层清静。已受够了周遭的浮躁与喧嚣,我想静静,想"躲进小楼成一统,任而东西南北风";上六层強制锻炼。我喜欢运动,但人有惰性,而每天必须上班回家,于是必须爬楼锻炼的。所以,刚搬上六楼时我每次都是兴高采烈地跑步上楼的。

近年,常常,几乎是每次,我下午打完球回家,上楼时腿都有累的感觉。妻也报怨楼高,以至于刻意減少下楼的次数。于是我打算换房,便换了。之后有一天我突然想起那句广告词"换了房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老了爬楼梯了!",呵呵

而现在想想,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的转换并变为现实,前后只有八年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情随事迁""时过境迁"吧。

开学了

今天就正式开始了:上午开始上课,开始看股票,下午开始踢毽球,晚上开始疾走……年前差不多如此,之后,将几乎每天,几乎完全如此,几乎概莫能外。想到这些,我眼前突然出现被遮挡了双眼,绕了磨盘周而复始,循环往复,没完没了走下去的驴子。而驴子看不到它的生活轨迹,又没有心理活动,我却戴着眼镜,又有一定知识和思想,所以,我似乎更加郁闷和痛苦。但又想,从以前乃至目前来看,自己本就是驴子的命,又为何不像驴子那样逆来顺受,随遇而安?虽如此,但仍心有不甘。奈何?